JIEQI CMS
JIEQI CMS欢迎您!本站给您最好的阅读环境!
JIEQI CMS > 玄幻魔法 > 我有进化天赋

第四十二章 郡望底蕴 文 / 星湛

    襄城,王氏府邸之中传来一声巨响,一位面色铁青的老者愤怒的将手中名贵瓷杯摔了个稀碎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不远处,一个木盒被摔翻在地,不远处滚落着一颗人头,正是死不瞑目的王幕。

    “这陈牧之小儿,安敢欺我王氏无人乎?”

    这须发皆白的老者余怒未消,胸口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此人乃是王氏当今的族长王乾,论辈分他跟在三年战死的王氏先天老祖是同辈人物,比起张玄还要大一辈。

    王乾此人晋升半步先天境界已经数十年之久,数十年前也曾吞服过筑基丹。

    虽然服用筑基丹后他没能突破先天,但是自身的修为也更加精深,又经过数十年苦修,如今的他比寻常半步先天还要略胜半筹。

    “此前张氏来邀我助战,我还想推诿一番,借机让张氏大出一口血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他陈牧之竟然是如此猖狂无智之人,觉醒了天人血脉就以为自己无敌人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凭散修武者几句吹捧,他就真的以为自己是姜虚道第二?”

    王氏大殿之中,王乾愤怒的声音回荡着。

    下方的王氏长老们也是群情激奋,作为王幕亲祖父的九长老更是出口道。

    “族长,此人如此猖獗,若是不除,他日我王氏怕有覆灭之危啊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嫡孙人头就在眼前,九长老更是觉得不将陈牧之挫骨扬灰难洗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他通红着眼睛看向王乾,继续补充道:“族长,据我所得到的最新密报,三日后陈牧之小儿将离开清河县,只带着少量精锐巡视青山湖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围杀他的天赐良机,只要我们三家出手围杀,必能将他挫骨扬灰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既然敢在这个时候外出,怕是有诈。”

    有长老持不同意见:“他刚把人头送来,又在这个时候外出巡视,我不信有这般猖狂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四长老说得有理,我看此事也有蹊跷,怕不是想请我们入瓮。”又有一位长老开口,不支持去青山湖围杀。

    眼看有不少人反对,九长老有些急了,他急忙开口。

    “依我们所见,陈牧之不就是一个猖狂小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多半是斩了张氏七位长老,又被人吹捧少年人王,便自以为自己堪比人王,尾巴翘上天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九长老还动之以理:“再说若不趁着这次机会出手,往后等他突破后天中期怕是更难杀他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的话,四长老不服:“我等完全可以直接冲入城中,强行斩他,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。”九长老强行打断他:“陈牧之极其善于练兵,据说他手上如今有一万五阶精兵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是强行冲入城中的话,没有大军相随的话,面对一万五阶精兵围攻,到时候纵然能胜也会损伤不小,真气亦会消耗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消耗不小的我们,在面对全盛的陈牧之,岂不是横生变数?”

    两人争吵的面红耳赤,四长老继续道:“我们完全可以带上大量部曲精锐,一举将清河县攻下,再取他人头。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眼看火药味越来越来越重,王乾看不下去了,呵斥了两人。

    等到众人都闭嘴,王乾这才道:“强攻清河县不可取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们强攻清河县,那么郡守必定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四长老连忙退了回去,青阳氏的人不是王家所能招惹的。

    眼看四长老退回去,王乾这才看向九长老。

    “老九,我知道你孙儿之死让你痛心,但莫要烦了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陈牧之既然敢这个时候外出,那么多半藏着后手,等着我们往里面跳呢。”

    王乾说着,来回徘徊了几步:“他这是阳谋啊,知道我们必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,想趁机做局坑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也太小看我们三大世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以为我们三家没有了先天高手便不足为惧,却不知道我们三大世家为什么已经没了先天高手,却还是依然牢牢掌控着郡望之位,没有任何人敢挑战的真正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他出身微末,永远不知道郡望这个名字背后,代表着的是什么样的底蕴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是阴谋还是阳谋,在绝对的底蕴面前,都将会被打碎。”

    听到王乾的话,九长老忍不住面露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“族长,莫非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应了九长老的猜测,王乾点了点头:“我将请出祖器作为后手,围杀时若是情况不妙,将祭出祖器彻底轰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祖器没有神通境尊者温养,且每一次使用都需要消耗祖器本身的力量,才能爆发出一丝神通境的神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丝神威虽然足以轰杀先天武者,但是历经消耗,祖器已经使用不了几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祖器出世,如同神通尊者亲临,他陈牧之能死在祖器的神威之下,也算死而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张听完王乾的决定,纷纷都放下心来,就连四长老都同意了在青山湖围杀陈牧之。

    没有人比这些郡望中的高层清楚祖器的威力,这是至少要半步先天境,真元开始液化才能催动的镇族底蕴。

    这种底蕴要么不出,一旦被祭出来,往往都会有一尊先天老祖陨落,拿来打陈牧之在他们看来是那大炮打蚊子。

    随着王乾做好决定,很快三大郡望家族意见达成了一致,他们三家都将请出祖器,要彻底将陈牧之这个威胁轰杀在萌芽之中。

    另一边,郡守府中,青阳桓坐在池塘边垂钓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轻响,他将一条锦鲤钓起,然后又顺手放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“关于青阳湖之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青衣站在他身旁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青阳桓面色面色有些不屑的哼了声:“自以为有点本事,便目中无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若在清河县中,我尚能保他性命,但是既然要出城,那不过是取死之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千年世家的核心弟子,他非常清楚这些传承了数百上千年家族的可怕。

    一旦这些家族祭出底蕴,那么连他青阳桓都得退避三舍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